您好!欢迎来到刑事辩护律师网!

咨询电话

139-1041-1334

二维码
二维码 扫一扫二维码,手机访问

在线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刑事辩护律师网 > 职务犯罪 > 文章详情

【玩忽职守罪】工商所公务员张某保、喻某宝玩忽职守无罪案件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8-04-02

案情简介:

    安徽省庐江县检察院立案查办的该县工商局汤池工商所公务员张某保、喻某宝涉嫌玩忽职守案中,该院经调查查明,该县汤池镇街道居民莫某才在没有办理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和营业执照的情况下,在其住处经销氧气等危险气体,庐江县工商行政管理局与汤池工商所负责汤池片监管工作的张某保、喻某宝在日常市场巡查时发现后,告知莫某才必须办理相关证照才能经营氧气等危险化学品,责令莫某才停止经营,并对莫某才发出了《庐江县工商局办理营业执照告知书》的书面通知,后将该告知书存根报县工商局。张某保、喻某宝再次发现莫某才家门面内摆放着氧气瓶,又责令莫某才停止经营,但未再向所里汇报。后莫某才在自家门面房前搬运氧气瓶时发生爆炸,莫某才被炸身亡。案发后,张某保、喻某宝在检察机关讯问前主动到该县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投案。

    该县法院经审理认定,张某保、喻某宝身为工商行政管理人员,在其监管责任区内发现莫某才无证无照非法经营危险化学品时,履行了劝告、责令停业、发放办理营业执照告知书等一定职责,但未能按照其工作程序做好巡查记录、实地检查、督促停业,工作中存在不负责的表现。但这种不负责的行为,不是导致莫某才无证无照经营氧气等危险化学品的行为长期存在而未予查处取缔的主要原因。庐江县工商局、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也未能积极正确履行职责,及时采取有效查处取缔的措施,才是莫某才非法经营危险化学品长时间存在未能被查处的主要原因。故两被告人的行为与莫某才的死亡之间不存在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因此两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玩忽职守罪。据此判处:宣告张某保、喻某宝无罪。含山县检察院不服,提出抗诉。巢湖市中级法院经审理查明案件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一致。遂维持原判,驳回抗诉。

 

案例分析:

   分析本案具体情况,在该案审理过程中,各方在案件事实认定、两人的法定职责及履职情况、两人的行为与莫某才死亡之间是否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以及适用法律四个方面的评析论证,颇有参考意义。

   第一,关于案件事实方面。张某保、喻某宝在向莫某才收取工商费,发现莫某才家摆放氧气瓶,仍在非法经营,是否属“又责令”莫某才停止经营问题,一审法院依据两人的供述和庭审辩解作出认定,检察机关认为两人的供述未供认责令莫某才停止经营,且得到了其他两位证人证言的印证,故不能认定事实。二审法院则认为两人的供述与辩解虽得不到两位证人证言的印证,但因两证人均在莫某才家门面房后说话,没在意他们三人之间的对话,从两人向莫某发放告知书前后,几次口头劝阻莫某才不要经销氧气及两人到莫某才处收取有关费用时,看到其家门口仍摆放着氧气瓶情况分析,张某保口头劝阻莫某才“不能再干了”的言词证据应具有真实性,且也无相反证据证明两人未说过劝阻之类的话,但原审判决用“又责令”一词不妥,应用“口头劝阻”一词较为符合客观事实。

   第二,关于两人法定职责及履职方面。对两人职责内容时行定量分析,可以看出,构成玩忽职守罪的基础在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对避免相关重大事故的发生具有监管职责。目前,国家对安全生产实行多头监督管理的机制,除了各行业的直接主管部门之外,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工商行政部门、公安部门等分别从各自职能范围和角度对相关行业进行证照颁发、安全检查等监督管理,共同监管导致职责重叠。本案中,莫某才非法经营危险化学品,国务院《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危险化学品管理条例》等法规均明确规定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生产安全监督管理部门人员有查处的职责,但从证照审批程序、庐江县工商局《关于继续做好清理无证经营工作的通知》以及庐江县工商局呈报给县政府的《关于无照经营及其清理整顿的情况报告》这三份规范性文件来看,对于从事一般经营项目的无照经营户,庐江县工商局有权查处,虽没有直接取缔,但已函告庐江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以便其采取进一步的处理措施。根据国家工商总局28号令的规定,行政处罚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县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管辖,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查处违法行为,应当立案,立案应当填写立案审批表,由县级以上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批准,指定两名以上办案人员负责调查处理,从行政处罚的规定以及庐江县工商局所下发的一系列文件如庐江县工商局《个体私营经营监管责任分解及责任追究办法》、庐江县工商局《关于个体无照经营及其清理整顿的情况报告》等来看,证明查处无证无照危险化学品是庐江县安监局和庐江县工商局的法定职责。两人作为市场日常监管人员,有提出纠正意见的职责,但不具有对无证无照经营者查处取缔的职权。而对履职情况进行定量分析,可以看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是否认真、全面履行监管职责是玩忽职守罪行为要件的量化指标,本案中,两人身为工商行政管理人员,按庐江县工商局《个体私营经营目标管理责任书》的要求,在其监管责任区发现莫某才无证无照经营危险化学品时,没有隐瞒和包庇,先是履行了劝告、口头劝阴停业,并按规定向莫某才填发办理营业执照告知书,并将告知书存根交给工商所后上报县工商局,县工商局依据各所上报材料,以文件的形式专门向县政府报告并抄送相关职能部门。虽根据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监督管理局《关于〈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的实施意见》规定,个体工商户不得经营工业生产使用的危险化学品,即莫某才无资格经销氧气,因两被告人是转业军人,岁数偏大,加上两被告人业务素质不够高,未及时更新知识,只是凭老经验办事,错误发放了《办理营业执照告知书》,但不属于工作严重不负责任。依据法规和相关文件规定,两人未能按照其工作程序填写巡查记录、每月实地检查、向工商所提出纠正意见等工作,工作中存在不负责任,但由于管理上存在弊端以及监管又存在重叠的部分,造成一些具体政策界限不清。事实上两人已按庐工商户个55号文件的要求基本上履行了自己的监管职责,虽履行职务时,有不负责任的表现,但并非工作中严重不负责任或不履行职责。

   第三,关于两人行为与莫某才死亡之间是否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的问题。从渎职因果关系上进行定量分析,刑法因果关系分为事实因果关系与法律因果关系。玩忽职守因果关系的认定应当首先判断玩忽职守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事实因果关系,本案中莫某才无证无照经营危险化学品,最终导致爆炸事故的发生,造成1人死亡的严重后果,这种后果与玩忽职守行为存在大量间接的、偶然的因果关系,是一果多因;其次,从监管部门及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重大事故中所处的地位及其管理职能分析,本案中危害结果的发生是一种转换,两人的职务范围是监管市场,虽有提出纠正意见的权力,但对查处取缔没有最终决定权,两人根据相关文件履行了一定的巡查、劝阻、发出告知书等职责,庐江县工商局正是根据该告知书的存根,以专门的文件形式向庐江县政府报告,明确职责,即对涉及许可经营项目的无照经营户,由有关行业主管部门牵头查处,工商部门协助。作为监管部门的庐江县安监局及负责此事务的工作人员在收文阅办单上已填了正在落实之中,但没有按其职责进行实质上的处理,相关职能部门若能认真履行职责,则莫某才不可能经营危险化学品,也不会导致莫某才的死亡。由此可见,两人的行为对结果的发生在法律上不具有影响力,对莫某才的死亡不具有决定性作用。因此,两人的行为与莫某才的死亡不存在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

    第四,关于法律适用方面。张某保、喻某宝作为工商行政管理人员,在其监管责任区内发现莫某才无证无照经营危险化学品时,没有隐瞒和包庇,先是履行了劝告、口头劝阻停业,并按规定向莫某才填发办理营业执照告知书,同时将告知书存根交给工商所后上报县工商局。基本上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两人在履行职责中,虽未能按照其工作程序做好巡查记录、实地检查、提出纠正意见等工作,有不负责任的表现,但尚未达到严重不负责任的程度,应属情节轻微,且与莫某才死亡的危害后果之间不存在刑法上直接的因果关系,故两人的行为不构成玩忽职守罪。所以,法院的判决并无不妥。

 


上一篇: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滥用职权罪】行为人接受他人贿赂后又滥用...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